至于“救赎”

个人感觉,《肖申克的救赎》(The Shawshank Redemption)中的Redemption的意思是“赎回;偿还;补救”,因此“救赎”非常完美地解释了这部电影的主题,围绕“救赎”主题的是:

被救赎与自我救赎
浅析《肖申克的救赎》中的人物“雷德”与作者斯蒂芬金的关系

1,安迪对自己的救赎:从一开始不让自己沦陷于监狱生活(对比于和他同时入狱的胖子第一晚就受不了),到对“姐妹花”的不懈奋力抗争,到为自己的信念而坚持写信,挖洞等,到最后在挖好隧道后一开始并不急于越狱,因为他对自己的救赎并非“越狱”而是一份对自己信念的坚持,坚持自己的清白——“越狱代表了罪恶的一方,便永远没有人相信自己的清白”,所以最后的决然越狱其实是对自己的最终救赎——“我本无罪,我需要自由”。

《肖申克的救赎》是一篇很有趣的小说。为什么说它有趣呢,是因为它的作者斯蒂芬金作为一个已经被定型为专写恐怖小说或者说是惊悚小说的类型作家,在这篇小说中完全没有提到任何跟惊悚恐怖搭边的东西,甚至连惊悚一点的气氛的刻画都没有。与之相比,同样收录在这本《Different Seasons》中的其他三篇至少还都包含了吸血虫啊,梦魇啊,身首分离的孕妇啊这些恐怖因素。然而在我看来,《肖申克的救赎》虽然不具有斯蒂芬金一贯的写作风格,却是一篇相当形象的自传。

2,安迪对狱友的救赎:给予狱友在监狱里前所未有的啤酒,音乐,舒适的图书馆;给予年轻的狱友汤米·威廉斯教育;给予他的好朋友瑞德心灵慰籍的口琴,对于人生的深深的思考——“ 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ying. (要么忙于生存,要么赶着去死)”(影片中特意对比瑞德在获释审批中的改变)。这些给予实际上是对他们的一种精神上的救赎,点燃一个人对生活的希望无疑是对他的救赎。

        大多数人都认为作者是以安迪自比,认为他是通过自己的类似于典型美式英雄式的好运加上坚韧的毅力、坚守内心的信念最后才获得了自由与美好的未来。但我却认为,安迪这个近乎完美的英雄形象是作者特地为自己设立的,他事实上是以雷德自比,作为一个已经被所谓的“体制化”的人,说不清到底是失去了希望还是一直将希望这只小鸟关在内心最深处的笼子里,有一天安迪突然降临了,化身为光照亮了他的世界,带着他逃离。
        
如果联系作者自身的背景与雷德的处境就会发现他们之间有很多的相似点。雷德身处地狱一般的肖申克监狱,夹缝中求生存,是监狱里的万事通,也是囚犯中唯一一个承认自己有罪的人。在安迪到来之前,他认命地过着生活,认命地明知道会发生又不能阻止体制化的在自己身上发生。这与斯蒂芬金的处境何其相似。没错,他确实是“现代惊悚小说大师”,确实凭借着笔下的虚拟世界跻身亿万富豪榜,他承认自己的“被定型”甚至引以为豪,然而他摆脱不了某个声音。这个声音来源于他的老校长,老校长痛心疾首“你为什么白白糟蹋天分呢”;这个声音来源于元老小说家雪莉•赫札德,她对斯蒂芬金嗤之以鼻“就算给我们一份当前最畅销的书目,我也不认为我们会从中得到更多的满足”;这个声音也来自所谓的严肃文学,“较好的小说”不包括罗曼史或恐怖小说或推理小说。他向着自以为正确的道路努力,却总也得不到他想要得到的认同。老校长与严肃文学作家元老的身影渐渐融合,幻化出诺顿典狱长和善又狰狞的脸。他们仿佛一只巨大的牢笼,禁锢着斯蒂芬金,让他沉浸在焦虑与自我质疑中不能自拔。

3,安迪对肖申克监狱的救赎:因为有了安迪,“姐妹花”被以恶制恶了;监狱里出现了音乐、舒适的图书馆;典狱长等人的丑恶脸面被揭下,监狱变得干净了一些。

在一次跟雷德的谈话中,安迪说:“你难道不觉得,这儿就是地狱吗?肖申克就是地狱。”尽管在文中雷德坚持称肖申克为快乐的小家庭,但这在我看来是一种讽刺的说法。的确,肖申克里什么都有,斗殴、洗钱、强奸、拉帮结派、曲意奉承、官官相护……一切外面社会中有的这里都有,不论好的坏的,可以说肖申克就是大社会的一个缩影,一个已然独立存在的小社会。“快乐的小家庭”,雷德真的这么认为吗。他清楚地知道体制化的存在,他甚至是将这个概念灌输给狱友的那个人,可是从这个称呼中我能看到的是他在自欺欺人,他告诉自己肖申克是圆满的是幸福的,是一个快乐的小家庭,因为对他来说希望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在内心里抗拒体制化,又依赖体制化而活,他不敢打破规矩。所以当安迪被狱警推到屋顶边缘时他没有阻止只是漠然旁观,姊妹们欺负强奸安迪时他也没有试图做什么来保护这个他颇为看好的新人。从某种程度来说,雷德其实是冷漠无情的,他的冷漠无情来源于长期艰难的监狱生活。就好像斯蒂芬金有时已经可以无视那些质疑他的声音,因为他在一路走来时已经听得太多太多。他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像雷德一样“神通广大”的人物,据统计十年里美国大大小小最畅销的二十五本书里听他就占了七本,简直就是奇迹。为之付出的代价就是他已经被整个世界认同为“写恐怖小说的”,一个通俗作家,写不出经典的值得认同的作品。他自己事实上也在被这个观念同化,与雷德的不同之处在于他是自愿的,但他也为此饱受煎熬,从担心“恐怖”到担心“不恐怖”,他就像雷德,有的时候更像老布,离开了恐怖小说的圈子就只有死路一条,离开了体制化的肖申克监狱就失去了活下去的机会。

本文由万国彩票平台发布于综艺图集,转载请注明出处:至于“救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