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冠相庆你让作者走了。

    鬼子是来了,可我们不存在了,那些点点滴滴的场景真正印证了我们所期望看到的画面,更是每个都在丑化着对方,以至于都要说这都是别人的错误,可以找一大堆理由来告诉别人,甚至荒诞的无法挑剔,对社会对现实我们在这里执行的一切都是在为了什么,没有为什么,只有各为其主没有什么道理可言,更没有值得宣扬的东西,家人村民都已不存在,小孩妻子都让他们给埋没了,最后的我终于可以去找他们跟他们一起。

01

    等到最后终于胜利了,结果还是被,可是我要笑对这个世界,人活着本来就是挺不容易的一件事情,想要搞懂的东西也有很多,总是在渴望中不断回首往事找到那个可以生存下去的理由,生下来并没有人教会我们太多其他的方面,也就是不断来理解这个世界所带给我们的各种繁杂,每个阶段所需要去做的事情,你根本就像是一台机器般活着,没有理由没有诉苦的地方,别人都在做的事情你能说这是一种错误吗,想要追求更高的物质条件唯有不断前进。蛮庆幸的是你走了,让我永远的走了,我要去追寻他们了。

台风,大雨。

    庆幸你让我走了。

这个中秋没有明月。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大海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婆婆的娘家人约好在凤凰山庄相聚,驱车前往的路上,看到妹妹在朋友圈晒出跟爸妈共同进餐的图片,我忽然意识到,我已经很多年没在家过过中秋了。

车窗外是淅淅沥沥的雨声,车内流淌着空灵感伤的音乐,儿子安静地坐在座椅里,我的思绪穿过晶莹剔透的水珠,飘回到遥远的从前。

记忆里的中秋,总是伴着柿子跟五仁月饼的味道。

到了那天晚上,寒意薄凉,银光四泄。村子里的家家户户都会在门前设祭案,案上放置香炉、红烛、酒杯以及月饼、柿子、梨子等供品。待到凌晨十二点,香火燃尽,全家行跪拜仪式之后,才能撤去。

此为祭月。

我父母是很传统的人,每次都要将已经睡熟的我们姐妹俩叫起来,磕完头后才让继续睡。我自幼便不信鬼神,对跪拜这一套更是从心底抵触,回回均敷衍了事,极不诚心。

唯一诚心的一次,是在福州的一个小寺庙里,为一个突发疾病的朋友祈福。

祈福,是因为无能为力。

犹记得那时候,双眼红肿,浑身颤栗,踏着森凉石板,步步紧跟着领我去寺庙的阿姨,上香、拜佛,将一切希望寄于虚无神灵。

面色庄重,姿势标准。

只是,那颗心依旧悬空。将信将疑。也未曾去还愿。

后来去泰国旅行,在四面佛前许下了数个心愿,如今早已忘却。亦未想过要去还愿。

理由不过是路途遥远,懒得奔波。

从未想过,会有人早起坐三个钟头的汽车,一阶一阶爬上山,在神像前为我跪拜,诚心祈祷。并还愿三年。

风雨无阻。

那个人,是我的母亲。

02

其实我与母亲的关系并不算好。

但也不算坏,没有冰冻三尺、针锋相对,不过也说不了什么知心话。印象中,我们没有过拥抱,没有过撒娇,更不曾有过亲吻。

不够亲密,略显疏离。

但,这已经是比较好的状态了。

豆瓣上有个饱受争议的小组,叫“父母皆祸害”。里面大多是不被父母善待跟尊重的孩子,他们人生中最大的恶意、暴力、侮辱,全都来自父母。

我也是。

往前推,工作以前,我曾无数次想逃离那个家,逃离母亲。那时候的家,是个黑色的漩涡,沉重、压抑、没有一丝色彩。

猜疑,嘲讽,扇耳光,恶言相向,棍棒相加。

不被温柔以待。

青春期,隔壁男生跟我的通信被她看到了,明明没什么,她却大肆宣扬,闹得人人皆知,以至于到现在我跟那个男生见面还会觉得尴尬。

一次数学考试不及格,好友来问我题目时遇上她正训我,被她责令不准再来找我。

偷看我的日记本,并当着我的面,当作笑话讲给别人听。

……

统统成为耻辱。

高中以后,除了要生活费我几乎不打电话回家,打了也不会超过三分钟。到南京上大学的第一个晚上,好几个姑娘都思家成灾,暗自饮泣,辗转难眠。

我只觉得身心自由。从不想家。

毕业后,孤身一人前往陌生城市,每个月拿七百块钱,宁愿向不太熟的朋友借钱,都不会开口向家里要。

年少时,曾经很有志气地想,我要还清债务,从此一刀两断。

断的了吗?

当然不!

03

步入中年的母亲,性情日益平和,性子越发豁达。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跟她之间隔着的冰山开始一点点融化。她对我施展母爱,展露出前所未有的温柔、宽容、体贴,近乎到讨好的地步。

回到家里,十指从不沾阳春水。饭菜她盛好,水果她削好,洗澡的衣服她拿好,儿子的一切她收拾好。

看中一千多的衣服舍不得买,她掏出钱,我给你买。

……

本文由万国彩票平台发布于综艺图集,转载请注明出处:弹冠相庆你让作者走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