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个安然无恙和不完全的本人

第一部的故事吸引了我,看完电影的当晚就找齐3本小说,一口气看完了。凯特尼斯紊长的内心独白和无休无止的自我怀疑让我有些厌恶。她知道自己不受欢迎,连她自己都不喜欢自己。作为一个没有思考过整个国家的制度安排和走向,却拥有人类原始的本性的人—书里作者说十二区远离凯匹特,没有遭到凯匹特加诸在十一区那样严酷的镇压—凯特尼斯最大的敌人是饥饿。与动物一样,只要拥有足够的食物不至于饿肚子,那么任何的杀戮在她看来都是残酷的。无论杀戮的目的是为了镇压,还是为了反抗,她都会本能地抗拒。在结果出现之前,一切都是不确定的,我想凯特尼斯无法理解所谓的“更伟大的利益”,或者叫“公共秩序”,这些宏伟的概念比不上家人的安全,比不上八区医院里一群伤病员和总统住所里紧紧依偎的幼童们的生命。革命的口号和虚妄的前景都不能让她拿起弓箭,驱使她的总是求生的欲望、保护弱者的愿望和失去亲人的悲伤。这些强烈的感情(其实我想用overwhelming)配合她精湛的箭术,让她的每一箭、每一次奔跑都蒙上了一层疯狂的美感。凯特尼斯的思考方式和行为源自本能,不可避免地带着混沌的特点,但却最容易引起人们的共鸣。人们爱上了竞技场上的她。凯特尼斯串起了人们心中隐秘但永远无法磨灭的愿望和热情—对生存、对更好的生存的追求(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o⊙)…)。Ideologies separate us, dreams and anguish bring us together.
抗争是必然的,但抗争之后如何重建却没有答案。可以说故事中有三个人试图回答这个问题,科恩总统是第二个斯诺,她说现在应该是凯匹特的孩子参加饥饿游戏的时候了;普鲁塔什要民主共和;而皮塔,亲爱的皮塔不是政治家野心家,他说我们要继续生活。皮塔保留着所有美好的东西,爱、同情心与牺牲,然后用他在绘画和语言上的天赋传递、延续它们。疲惫迷茫者,比如凯特尼斯,怎么会不爱他呢。
詹妮弗演的凯特尼斯,眼神太坚定太饱满,没有一次射箭不干脆,没有一个转身不利落,仿佛她本身就是一个心中有爱的人物,以至于皮塔的存在失去了原有的意义(我坚持认为存在感稀薄跟男演员的身高没有关系,完全是人物被改编后的结果)。但,这样的凯特尼斯更让我喜爱,像郝思嘉,像梅兰妮,像海斯特,一个拥有完整的灵魂,一个能够独立构筑自己世界的女性。

    我是在13亿人海中的一个平凡的人,陌生人看的女屌丝,同学群里的隐形人,爸妈眼中的乖乖女,是刷朋友圈确从不发朋友圈的人!

    我是一个怀旧的人,上课传的小纸条到现在还留着,我也是个冷血的人!是从一个环境出来就不会和人在再有任何交集!是无奈,是胆怯,是无助……

本文由万国彩票平台发布于万国彩票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二个安然无恙和不完全的本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