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四二》,除了欲望只剩虚荣?

优酷上有关《一九四二》的访谈:“吾国吾民”。

                                                                        贰

这是一个导演妥协多年而换来的一个梦,要寻找属于中国民族的精神,无论傻过多少次,我还是被这番话震动了。现在,看来,我又傻了一次。

那种对荒凉的恐惧感,一直从甜水海持续到现在。这里太荒凉了,大侧风吹的我直晃,远处的山上乌云滚滚,不一会儿,冰雹便随着风刮了过来,打得我脸生疼。路的两侧是盐碱地,我不敢有一丝松懈,如果侧翻下路基我的车轮将会陷进去,很难出来。我的心里只想着一句话:“太可怕了,我要赶紧离开。”然而过了一段风雨似乎也并没有好多少,笔直的缓上公路穿过看上去如梦境般的无人区,这种美太凄凉了,在天空蓝的映衬下,我显得更孤独了。

I'm fucking your dream and I wonder my life。

摄影/点~

中国的导演寻梦很多年了,总结起来,要么是描绘毁灭一切美好的现实,真实,残忍,参见各种“小众”。不然是在历史中描绘各种幻想,参见各种大片。结果小众往往"文艺而动人",还能以畸形文化哗众取宠地弄个奖啥的(不包括霸王别姬)。大片反而小气,引人发噱地幼稚可笑。

看上去平直的路其实蹬的我腿软,看着前面看不到头的路,我甚至有些绝望。大货车呼啸而过,迎面过来,我被逆风死死地挡住了向前的步伐。但可笑的是在此之前听闻甜水海的荒凉,我带了两天的干粮,却两天都没吃上。我的嘴已经干裂到张嘴就生疼,看着镜子里黑丑的自己,我也只能擦一些同伴的男士补水液以求自我安慰。我每天喝三升水,却还是在刚才那一下干的流了鼻血。

这次,追梦多年的冯导弄了个畸形儿的结合体,面对千万中国同胞的饥寒交迫,观众们的笑场,是该批判观众的冷漠还是该中伤大导演的讨巧技艺呢,呵呵。

我们现在到了多玛乡,一路过来最大的地方了,明天到日土县,后天到阿里首府狮泉河。说实话我是真的很高兴,在城市里欲望太多,来到这地方,欲望也就只剩那么一点点了~

整部电影的镜头乏善可陈,值得一提的是美国人像美国人,日本人像日本人,中国人还是像我们一直想象的中国人。这样“想象的”中国人,我们身边俯拾即是。

                                                                                                     记于二零一七年七月十日

在灾荒的岁月,食物变得像奢侈品,男人为了“奢侈品”舍弃尊严,女人为了“奢侈品”舍弃名誉。有人说这哪能并论,其实,当人因为所幻想的欲望得不到满足,而生不如死,人想象的痛苦和灾民们的真实痛苦是差别不大的。都是为了欲望,而凡是导演刻意为之,想要所成震撼之事,都是欲望的演化而已。

他们的故事未完、待续。。。

大导演一开始所思考的支持这样一个苦难的民族所经久不灭的“东西”,在他的镜头下得到了诠释,为了欲望而抛弃一切,活着都不像个人,喝宠物猫的肉汤,撕掉所爱的书,我明白,您要展现真实,但若要这种真实,那还不如《活着》,别提您的历史厚重,细腻的手法您差得远。

支持若是为了存在,那也不是苟活,难道您想寻找的,要告诉我们的是中国民族一直像畜生一样苟活吗??!?!?!?

本文由万国彩票平台发布于万国彩票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九四二》,除了欲望只剩虚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