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事件,慢点播

问题:滴滴的乐清事件,是否应该参照对快播提供违法平台的处理方式进行刑事问责?为什么?

快播事件我也说两句

回答:

就把昨天发生的新闻称之为“快播事件”吧。昨天的新闻又快,播得又好。如果将快播作为一个软件来讲,快播确实是无罪的,因为快播在每个人手里都作用不同。一千万个人有一千万个不同的方式载用快播。如果说快播涉黄,这显然拿不出具有说服力的证据。快播的方式让人隐隐觉得就好像是推波助澜,或者有了一件把握住全民心理的光剑。这把光剑是用户角度考量的,满足了每个用户的急求即快的心理。

滴滴乐清案件与快播平台违法案件是两种完全不同性质的事件,所以不能相提并论。快播案件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快播已参与违法行为其中了,并且相关罪名法律是有明确的禁止性规定的。滴滴乐清事件,从目前披露的信息看还不至于追究刑责,平台本身并没有违反刑法的问题,主要是看在此个案中有无违法瑕疵,在警方向滴滴客服索要信息时,滴滴客服如果直接表示拒绝提供并确实不提供,那么可能构成妨碍公务犯罪,事实表明客服同意配合警方工作了,只是时间上有所延迟,是技术上的原因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不得而知,但基本上可以排除妨碍公务了。刑责虽无,但是民事责任还是难免的,一是司机是滴滴平台提供的,此脱不了干系。二是在死者向朋友发送信息过程中其朋友和警方向滴滴客服反映此事,客服回复的过程有一定延迟,要看延迟的原因是什么,如果是人为原因导致的延迟反馈信息,并且与被害人的遇害之间有时间上的因果关系,那么滴滴的民事责任更大了。滴滴是新型互联网公司,客观的说确有监管,管理不到位的地方,有待完善,但不要一棒子打死,应让其发展完善。在城市偏远的地方没有公交打车又打不到的时候,发现有个滴滴平台还是挺好的。

快播所起到的作用无非就是一个迅速的导火索,可以说它引发了一场性界革命。从古自今,中国人的性都是压抑着的,中国的文化从性的角度来看就是一部压抑的性文化,无论是一度被禁的《金瓶梅》,还是《色戒》未删减版,都可以显示出中国人对性的态度。可是性又是身体的一部分,是生活的一部分,是我们不可或缺的生命原动力。从性的角度来讲,大众都那么热爱“淫秽色情”其实不用解释了。快播将性意味儿的讯息传递给大众,大众经过历史的长期的压抑,心理生理上的累积的冲动一股脑儿的发泄出来,因此形成了一股无法抑制的趋势。

回答:

这个潮流引发了一系列社会影响,同时也成就了快播。快播曾一度领先全国,这里面的利益不由分手,肯定引起一些大佬的眼红,“钱都被你小子搞去了,一定要搞死你小子”。快播可以说是一个主动出击的土豪,有着极好的技术,却没有城府,说白了就是没有文化。在这一点上表现为用户用这个软件来传播淫秽色情很方便,另一方面又有免费的盗版经典电影可看。靠着这两点,快播最后倒枪了。

谢谢邀请!

关于盗版。

老鬼认为:“这次的乐清事件,滴滴平台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具有被刑事问责的可能性”

图片 1

其实这个问题很难界定,你说分享算不算一种盗版?比如:我自己掏钱买的电影复制一份分享给我的朋友,而我的朋友又分享给他的朋友,而他的朋友又分享……这样循环下去,而在网络社会里,这样的循环是无止境的。当然,最后可能的就是带有目的性的版权问题,你侵犯了别人的版权。

滴滴的车辆服务和快播平台的色情服务,在性质上以及原则上不是同一个原则,所以并不适用于按照快播违法的处理方式来进行刑事问责。

滴滴的平台就运营上和平常的服务上是完全符合国家关于快车平台的要求和法律规定的,而快播当初的色情传播是因为快播从某个层面上来说,已经介入和成为了色情传播的一个主动性的媒介,所以才被刑事问责。从这个层面上来说,滴滴不适用提供违法平台的处理方式。

关于分享。

然而,在乐清的事件中,我们注意到一点:“犯罪人在前一天已经被投诉,有违规现象。滴滴客服接到投诉,并未进行有效的处理”,从这点上来说,在主观上对于犯罪人可能发生的犯罪行为进行了纵容和不制止,作为快车的平台来说, 这是工作中和制度上的疏忽和玩忽职守,进而最终导致了犯罪人强奸并杀害了20岁的乘客。

从这点上来说,在乐清事件中,滴滴负有不可推卸的法律上的责任和主观纵容,是可能会被提起诉讼和进行刑事问责的。

其实这也是一个很难说清的问题。你说一个我买的东西共享出来,算不算侵权了,我分享给我身边的人算是侵权了吗?中国人的版权意识是从西方学来的,还记得是某韩某郭在书籍出版问题上发出的声音,那时候就感觉他们强调这个版权问题,就有什么事儿发生了。现在的版权意识增强了。但是版权是不利于建立起一个共享的社会的,中国一直强调要建立起一个贡献的社会,要实现中国梦,共享在国际国内都是重点强调的词眼,可是有共享就可能有版权纠纷。你要记得,中国处于中下层的阶级至少占了百分之六十,而这60%的大众是支付不起所谓的正版费用的,有些人连一次电影院都没去过,笔者就是。无论是正版的书籍,还是电影,我没钱但又想看,你说怎么办?有这样免费的途径大家都能从中学到很多东西,为什么不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呢?莫言曾经很无奈在某个场合说,盗版了他的书,总比不给他们机会看书要好。而我们现在竟然打起了版权战,版权的问题无非背后还是商业利益,对于这一点能怎么办呢?

我是老鬼,为那个20岁的乐清姑娘祈祷!

关于色情。

本文由万国彩票平台发布于商务合作,转载请注明出处:快播事件,慢点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