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历史只成为素材而已

1942 上映了不久,朋友去看,说拍的不错。不过我们讨论说,习惯了冯小刚式的贺岁片,对这种灾难片总有点怪怪的。
今天公司组织去看,原本定的是6:30的票,结果因为中间出了差错,只能看8:30的场。
大概是因为比较晚,所以人很少,不是很大的放映厅,坐到了第三排,整个屏幕被霎时放大。
不知道该怎么说这部片子,看完之后总觉得心里堵得慌,不仅仅为历史,也为现在。
故事的发生地是延津,在河南新乡的某个县。因为刘震云便是延津人,所以对他来说这是再自然而然的事。
谈及延津,这地方我比一般人要熟一点。因为我是在新乡上的学,毕业后进了新乡的某个医院,因缘际会又在新乡的各个县跑了一圈,延津自然也去过的。
新乡这地方,似乎要算是历史蛮多的地方,但是似乎只是似乎,因为没有人会给你说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什么触目惊心的事情,又怎样的灾荒有怎样的饿殍遍野。大家说的不过是这里有什么特色小吃有什么特色景点,仅此而已。
那日也算是偶尔才知道刘震云是延津人,那时我还在新乡,然后便兴致冲冲的向朋友说起,然后便有点失落,因为没有人知道刘震云。我不知道是因为我是对阅读格外感兴趣,还是刘震云真得只是一个小众。
由此,我便联想到很多事,像唐山大地震,南京大屠杀,等等等等,那些在历史簿上刻上重重一道的事件,如果不是因为电影,真得只是历史书上偶然的一笔。当然这一笔很淡,因为为了和谐,很多东西被描述的很轻很轻。甚至到现在我都不理解高考时历史所谓的重点都是那些宣扬那些正面的伟大的,而那些不好的沉痛的都被一笔带过,因为不考。中国的教育就是这样,只要说不考,我们连看都不会去看。
我很讨厌这种感觉,任何看起来很沉痛的东西要以这种方式提醒我们。而且我想知道的是这些真得提醒了多少人?
电影院里,当星星端水给那个官老爷洗脚时,因为吃的太饱而蹲不下去,有人发出了笑声。当传道士安西满唱着古怪的悼词,为死去的地主做弥撒时,却三番五次合不上眼前,最终只道埋了罢,亦是有人笑。这些笑是来自冯小刚特有的冯氏幽默中,你很难说这笑带给人的感觉,明明是幽默的,但却不应该笑,你说不应该有这幽默,但你去想的话这何尝不是一种讽刺呢。
做为一个河南人,其实整个片子,总觉得听起来有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你是它是河南的口音吧,但却有一种怪,你说不是河南的,那些特有的方言确实是河南口音。但听起来就像是改良版的豫剧一样。那些豫剧电视剧里的对话,听起来就有点这种感觉,以至于我有一点点疑惑,河南话到底是什么样的,延津话又是什么样的。难道几十年前的河南话就是这样么。也许我这样猜测有一点点不妥,但是却又忍不住这样想。因为这部片子,似乎是拍河南,又似乎不是拍河南。总有些不伦不类的感觉。
一直以来我总是排斥看这些中国所谓的大片,所谓的铭记历史的大片,并不是因为某些人所说“国难财”的那种严重的原因,因为总觉得,如果真得因为一部电影而重新唤起我们对那个时代的思考的话那是最佳的结局,如果仅仅为了一部因为带有历史色彩而引来无数吐槽的电影,有心的人不妨真得去探究那段历史,而不仅仅是为了电影为感叹,为了感叹而电影。
如果这部片真得只是一部纪录片,又有多少人会看?
就像大部分只知道《南京南京!》, 而不知道《拉贝日记》一样。
我并不想指责什么,也不想扮演什么道德之人,因为我也不是。我只是偶尔想起中国人,便想起柏杨的那本《丑陋的中国人》而已。   

图片 1

//////////

德国思想家海德格尔在《艺术作品的本源》中写道,艺术之所以是艺术,正是因为它体现生活的一部分。

养成爱观察的习惯,你会发现生活中遇见的任何人都可以进入你宝贵的写作素材库。

“编者按”

图片 2

电影 |《云上的日子》

有些作家会随身携带笔记本、录音设备,记录观察到的现象或对话片段。你在加油站、在杂货铺排队结账时,在预约见面的等候室里,都可能听到别人讲有趣的故事,表达独特的观点,做各种动作:滑稽的、讨厌的、奇怪的、特别的动作。

这些观察都可能帮助你构思一个迷人的人物。

比如说,最近我在本地超市买东西,正好赶上下班高峰。我想快点结账,于是找到最短的队伍,排在一个女顾客后面,她购物篮里只有几样东西,一定结账很快。但就在等待的时候,她的丈夫和三个孩子手里抱着一堆东西过来了。

好吧,我实话实说好了:其实就一个孩子,他和父亲不过就是每人多加了一两样物品。但我一想到这个场景,就下意识地夸大了。我大脑里的点子之网在无意识中自动运行起来。带点夸张会让故事更有张力,不是吗?

无论如何,这个家庭会成为我以后某个故事的素材。

我不确定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但我觉得跟这对父母急于节省时间有关,也可能与这个家庭的家务分工模式有关,毕竟父母都要工作、孩子们要上学。无论如何,他们在来超市的路上,已经分配好购物清单,每人负责到一个区域寻找商品。

母亲负责推购物车去排队,大家刚好有足够的时间挑好一堆物品。谁没完成任务,在吃饭时,会很尴尬,因为缺了某种材料,让某道菜无法上桌。

当然这还不算一个故事。这只是个家庭喜剧的场景。但我可以想象该怎么利用它。比如说,其中有个孩子是故事的主角,为此感到深深的窘迫。

接着我会来个反转,原来这孩子正是这个分工模式的设计者,觉得家人都做得不如自己。我还可以让家庭成员进行比赛,看看谁找到的物品最多。

我的主人公总是能赢,因为他在超市里奔走的时候,看到别人购物车里有自己想要的物品,顺手就拿走了,根本不需要到货柜上找。

一个普通的日常观察,可以发展出许多的可能性。

无论我最后如何利用这个点子,它的来源,就是我在超市看到的人。

但是,请记住,你听到的对话、你观察到的事件,不大可能原封不动地成为故事内容。你不需要像我这样夸张地加工,但你确实需要通过普通的事件想象出点子。

如果有人说了很有意思的话,你要问自己,为什么有人会这样说话?为什么有人会这样想?不要停留在第一反应上。

在你把其中的故事与人物潜力萃取出来之前,一次有趣的观察,最多不过可以提供类似于背景的东西,为故事增添一分色彩。

“看看大师怎么写”

《他们不是你丈夫》

图片 3

雷蒙德·卡佛

小二

厄尔·奥伯是个失了业的推销员,他妻子多琳晚上在镇边上的一家通宵咖啡屋当女招待。一天晚上,厄尔正喝着酒,突然就冒出了去那家咖啡屋转一圈、吃点东西的念头。他想看看多琳工作的地方,还想看看能不能从那儿蹭点儿白食。

他坐在柜台前,看着菜单。

“你来这儿干什么?”多琳看见他坐那儿,问道。

她把一份菜单递给厨子。“厄尔,你想来点儿什么?”她说,“孩子们都好?”

“他们很好,”厄尔说,“我要杯咖啡,再来一个二号的三明治。”

多琳写了下来。

“有机会吗?你知道我的意思。”他对她说,眨了眨眼。

“没有。”她说,“这会儿别跟我说话。我忙着呢。”

厄尔喝着咖啡,等着三明治。两个身穿西装的男人,领带松着,领口敞着,坐到了他的身边,要了咖啡。多琳提着咖啡壶走开后,其中的一个男人对另一个说:“瞧那屁股,我简直无法相信。”

另一个笑了。“我见过更棒的,”他说。

“我正是这个意思,”第一个说,“不过有些蠢货就喜欢她们的那玩意儿肥。”

“我可不是,”另一个说。

“我也不喜欢,”第一个说,“我刚才就是这意思。”

多琳把三明治放在厄尔的面前。三明治边上有炸薯条、凉拌卷心菜和酸黄瓜。

“还要什么?”她说。“来杯牛奶?”

他没说什么。见她还在那儿站着,他摇了摇头。

“再给你来点咖啡。”她说。

她提着壶回来,为他和另外那两位加了咖啡。而后,她拿起一个盘子,去盛冰淇淋。她拿着把勺子,弯下腰去舀桶里的冰淇淋。白色的裙子一下子贴住了她的臀部,并沿着她的大腿慢慢往上滑,露出了粉色的裤带和结实、灰白的大腿,上面有些茸茸的细毛,血管毕露。

那两个坐在厄尔身边的男人交换了一下眼色,其中一个抬了抬眉毛。另一个咧嘴一笑,眼睛从杯子上方直勾勾地盯着多琳看,她正用调羹往冰淇淋上浇巧克力糖汁。当她开始摇起沫奶油罐子时,厄尔站了起来,他丢下饭菜,朝门口走去。听见她在喊他,他没有回头。

他去孩子们那儿看了看,然后进了另一间卧室,脱了衣服。他盖上床单,闭上眼睛,陷入了沉思。一种无名的烦躁涌到了他的脸上,并蔓延到他的肚子和腿上。他睁开眼睛,脑袋在枕头上转来转去。后来,他转到侧面睡着了。

早晨,把孩子们送去上学后,多琳走进卧室,拉起百叶窗。厄尔已经醒了。

“你自个儿照照镜子吧,”他说。

“什么?”她说,“你在说什么?”

“照照镜子瞧瞧你自己。”他说。

“让我瞧什么?”她说。不过她已经朝梳妆台上的镜子望过去,把头发从肩头拨开。

“怎样?”他说。

“什么怎样?”她说。

“我不想多说,”他说,“不过我想你最好考虑一下节食。我说的是真的,不开玩笑,我觉得你可以减掉几磅。别发火。”他说。

“你说什么呀?”她说。

“我刚才说了,我觉得你应该减掉几磅。就几磅。”他说。

“你过去从来没说过,”她说。她把睡袍撩过臀部,转身对着镜子看自己的肚子。

“过去我没觉得这是个问题,”他说,斟酌着字句。

睡袍仍然堆在她的腰上,多琳背对着镜子,转过头来看自己。她用一只手托起半边屁股,又把它放下来。

厄尔合上了眼睛。“也许是我想错了,”他说。

“我想我可以减一点。不过很难。”她说。

“你说得对,是不容易。”他说,“不过我会帮你的。”

“可能你是对的,”她说。她松手放下睡衣,望着他,而后,她脱掉了睡衣。

他们讨论了节食的方法,讨论了蛋白质节食法、蔬菜节食法、柚子汁节食法。不过发现他们没钱买蛋白质节食法所需要的牛排。多琳说她不喜欢吃太多的蔬菜。而且,由于她并不怎么喜欢柚子汁,她不知道该如何进行这种节食法。

“好了,算了吧,”他说。

“不,你是对的,”她说,“我要想点办法。”

“运动怎么样?”他说。

“我在那儿运动得够多的了。”她说。

本文由万国彩票平台发布于明星图集,转载请注明出处:当历史只成为素材而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