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义每多屠狗辈

之所以把两部基本上没有什么关系的电影放到一起是因为片中主人公都是小人物,或者说是这个社会的边缘人,但他们身上都有着我们华夏民族的传统却不常见的美德——仗义。
       落叶归根里开篇就借纲哥扮演的劫匪点明了此点:涨以,真tn了涨以!老赵为了一句酒后的承诺背着一具尸体几乎横穿整个中国,徒步加搭车。如果仅看上一句的后半句我们会以为这是一部讲驴友的电影,但与那些为了体验生活或者背着失恋失业失常而上路的人不同的是这种被迫上路往往才会真正的坚持到底,而我在拉萨呆了一年唯一见到的一个真正徒步进藏的人也只是因为到了家破人亡的地步,想着死在进藏的路上也无不可,不过最后还是走了出来。大多时候老赵也只是自己一个人背着一具尸体走着,期间也只是在弹尽粮绝的时候才开始动用已死之人的钱,即使是自己身无分文的时候也还在坚持着自己的诺言。老赵所搭到第一辆车也只是一辆农用拖拉机,除了一辆对老赵所谓的侄女有着正常的男女想法的警察所开的面包车我们没看到一辆要搭老赵上路的小轿车。而片中唯一给老赵金钱资助的却是一个以捡破烂卖血养儿子上大学的母亲。
        与落叶归根这部轻喜剧不同的是,本命年是一部杯具,而且通篇也不是以讲主人公如何的仗义,仗义只是全哥的一个特点而已,一个刚刚从牢中放出来在那个时代绝对算是一个社会边缘人,无法正常的恋爱结婚,但朋友有难,即使是酒肉朋友也会倾囊相久,而对自己在牢中的兄弟也是不离不弃,出来第一件事就是去兄弟家看看,即使不被兄弟的父母所待见,得知兄弟逃狱后首先想到的是把钱准备好,而片中全哥只留了两次泪,一次为兄弟,一次为红颜。结尾的死亡是不是预示着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这样的人已经不适合生存在这个世界上了?
         很多年前我曾疑惑于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仗义每多屠狗辈?后来看到了叔本华的一段话才明白过来,虽然他的本意并非讲解这个问题,“一般来说,在优越环境里成长的人,事实上比起那些开了走运而突然摆脱困境的暴发户,对将来要慎重认真的多,在生活上要节俭得多。”“生而富有的人把财富看作是没有便无法生存的东西,就像没有空气不能生存一样,所以他喜欢有条不絮的正常生活,喜欢深思远虑勤俭节约的生活。但是生而贫困的人会把贫穷看得十分自然,如若侥幸发了横财,他会认为他过分多余,因而要用它来消遣,把他奢侈浪费掉,即使最后两手空空,他仍然不过和从前一样,而且忧虑更少。”
        这其实也就是我们的人性,有钱的人吝啬没钱的反而很大方,小人物也有小人物可爱的一面,而对于我来说什么样的朋友都是需要结交的,只是我更倾向于多结交屠狗辈,因为我也是个小人物我也想做一个屠狗辈。

看过两遍的电影,然后各种重播,又零零碎碎的看过,很喜欢,从演员到整个电影的氛围。

故事讲的是孙中山到广州的一次行程,正反两方多方周旋,一方要杀,一方要保。正反方都只是立场的不同,革命者正义,反方也是英气十足。

革命志士一方做了充分的准备,从替身,到中途路上的各种保护和支援,参加的人都是普通市井平民。满清一方的胡军,抓到了他的老师,印象深刻的是,他老师在狱中为逃离去救人,用碎磁穿腹,面不改色,虽是书生,真英雄气。反派一路追杀孙中山时,一路杀去,一路上市井侠士们,英勇献身,死得惨烈,死得壮烈。最后杀到替身,血腥又利落,那样一个年青的朝气蓬勃的热血少年,坦然赴死,真是痛惜。

本文由万国彩票平台发布于明星图集,转载请注明出处:仗义每多屠狗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