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冷水。表达我对皮克斯的爱之深

今年皮克斯交的作业也就是个平均分水平。但是看到风评很高,忍不住出来泼泼冷水。

爱有来生,爱有温度。

来生太远,只有37度才是刚刚好的状态。

——浮生浅墨

第一,情感转折尬。从鞋匠一家对小男主音乐梦想视如洪水猛兽开始就感觉很尬。曾曾曾祖母痛恨音乐我可以理解,那是因为音乐背后代表的是她本人为抚育后代放弃了音乐转而务实操劳,与此同时本该共同承担责任的丈夫却离开家门追寻自我实现。这种不公平显而易见。但是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后来的几代人也将这种仇恨当做传家宝一样维护,强调自我意义与家族的二元对立就太不正常太刻意了;第二,父母将个人意志强加孩子头上并且说我是为了你为了这个家这种价值观我们是不是太熟悉了?那如果孩子的梦想不是伟光正地要玩音乐,而是要打一辈子游戏呢?你还支持小男主的寻梦之旅吗?还是觉得太顽劣太不听话应该送到杨永信那里吃点苦头?最后音乐作为串联实现了家族的大和解,家人也完成了转变,而在现实里出现的却是好不容易长大摆脱了掌控夺回话语权的孩子上网吐槽anti-parent,更别提那些被关进小黑屋从此失去自己人生的xx书院x德班的孩子们。第三,最后让无数人落泪的老奶奶呼唤着papa于是电影达到催泪高潮那一刻,我虽然也洒了几滴泪心中却毫无波澜…作为一个泪点极低的人产生了很少有的逆反心理。感情是什么?歌曲再动听回忆再美好,无法抹杀不在场的空缺。family虽然基于血缘,可却只会在朝夕相处的每一天的琐碎付出陪伴中被构建的血肉完整。空洞的呼唤,激不起我的共鸣,某种意义上说,我支持曾曾曾祖母的永远不原谅。另外,她的那只亡灵引导大猫倒是很棒棒,这样的母亲就是必须有这么强悍的spirit啊。

1

再顺便重提一下会被拿来和 coco 做比较的 inside out,是我本人打高分的。那种细腻和娓娓道来,是我心中family主题的正确打开方式。我们的日常生活是如何被情绪经营?我们的喜怒哀乐我们的每一份回忆究竟对我们有什么意义?遗忘又意味着什么?成全了什么?这种抚慰到心里某个毛孔,同时又能反哺现实生活的洞见,才是电影令我颤抖的部分。

实习生栗子,家住郊区,为了上班方便,在单位附近与人合租了一套青年公寓,栗子每周回家一次,骑着自行车,周六下午回家,周日下午再回到自己的公寓,她每次回家都会给父母带点东西,不太贵,但是很用心,给母亲的是她爱吃的黄山烧饼,各种馅,香香的,酥酥的,给父亲的是北大荒白酒,粮食酿造的,父亲一喝就喜欢上了那醇厚的酒香,但是栗子每次只买一瓶酒,刚开始我们以为她不够豪爽,三十元一瓶的酒,不算贵,为什么不一次买个几瓶或是一箱,让父亲尽兴,也省事。

© 本文版权归作者  Killah白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栗子优雅地不紧不慢地说:“我爸身体不好,贪酒,买多了他会控制不住自己,总会多喝,我一周买一瓶,他每天喝一点,自己舒服又不伤身体,每到周末就盼着下一瓶酒呢,也盼着我回去,他似乎有了长久的寄托和希望,每次我在爸妈的盼望里归去,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慰藉。”

栗子说着,我似乎看见了一幅动人温情的画面:身材颀长漂亮的栗子骑着自行车慢悠悠地行在郊外的风景里,有时春风十里,有时秋高气爽,她如一阵淡雅的风拂过,散着朴素的韵致还有一路隐隐飘散的酒香。

栗子如此熨贴的爱,淡淡地,稳稳地,是父母心里的一股涓涓细流,和着幸福的旋律。

2

大伯家的姐姐今年四十八岁,二十五岁那年远嫁昆山,远嫁的女儿也许真的就像俗话说的那样,是泼出去的水,父母头疼脑热的不知道,生病住院不能第一时间赶到,生活中大大小小的困难不能悉数帮助,但是姐姐是个很用心很孝顺的人,总是想方设法弥补自己不在身边的遗憾,虽然每年过年都要回家,但是她不像很多人那样,等到过年回家的时候才买衣服鞋子,吃的喝的甚至是保健品之类的,仿佛把一年的爱都在过年的时候一次性的表达出来。

本文由万国彩票平台发布于明星图集,转载请注明出处:一点冷水。表达我对皮克斯的爱之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