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恐怖的现实

韩国首尔一个平凡的早上,广播电台Daily Topic节目的主持人尹英华(河正宇 饰)正就税率改革与听众进行连线,这时一个自称住在首尔昌信洞的普通工人朴鲁圭打入电话,大肆抱怨超高的电费和相关部门对他的威胁。尹英华颇不耐烦,以偏离主题为由强行切断电话。谁知连线无法单方面由电台方面中断,愤怒的朴鲁圭继续抱怨,并扬言炸掉麻浦大桥。尹英华不以为然,进而怂恿对方想做就做,谁知话音刚落,窗外的麻浦大桥真的发生了爆炸。大惊失色的尹英华很快冷静下来,他之前是知名的电视主播,数月前因受贿丑闻被强制降级成了电台主播,还和老婆离了婚。尹英华没有报警,而是决定利用这次难得的机会打一次事业的翻身仗。追求收视率的领导欣然同意,于是在他的主持下,针对恐怖分子的连线直播就此展开。
朴鲁圭诉说自己当年作为民工为政府打工修建大桥,苦苦干了30年却依然一无所有,政府却在不断向老百姓征收税金。为了多挣点钱,他答应了维修这个大桥的高危工作。不料某日多个民工不慎掉入了汹涌的大河中。其实当时的情况并不算特别危险,只要救援部队及时赶到就能救出他们,然后当时救援部队以参加军事演习为由拖延了救援时间,民工们全部溺水而亡。朴鲁圭为讨回公道,只要总统亲自到电视台向他道歉就自首,否则会继续实施恐怖爆炸。
总统并没有出现,警察局局长来到现场要求朴鲁圭自首,并表明政府不会与他谈条件,结果局长因佩戴的耳机爆炸而亡。电视台的领导为了收视率不惜牺牲人质,不断用提板提示尹英华用尖锐的语言刺激朴鲁圭。
总统一直没有出现,警察只顾找寻朴鲁圭,而由于爆炸而倾斜的麻浦大桥断桥突然塌陷了。朴鲁圭早已死亡,打进电话的是朴鲁圭的儿子,他引爆了另外的炸药。面对扩大的危机政府决定让尹英华成为替罪羊,他将被说成是恐怖分子的同伙。警察枪杀了朴鲁圭的儿子,并向尹英华射击。目睹电视里前妻身亡的消息,尹英华按下了朴鲁圭儿子留下的炸弹,电视台大楼被引爆了。
“政府绝对不与恐怖分子协商,自首吧。”
“政府向这种人渣屈服的话,国家的威信会成什么样。”

      我大脑一片空白,虽然昨天我已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惊吓,但是今天 早上再次看到这个新闻仍然让我大脑短暂空白, 我手扶着卫生间的门,呆呆着盯着电视屏幕,清醒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我都干了些什么? 拿着高薪的我都干了些什么?要报警。我哆嗦着拿起电话, 按了下去,但是最后我还是停住了,我也是帮凶,我帮着他们一起杀了人,我也脱不了干系,我也是杀人犯。。。。。

我一下子瘫坐在凳子上,浑身冒着泠汗,我是杀人犯, 我是杀人犯。。。我终于面对这个现实,我用自己的虚构的小说人物进行了一系列的谋杀计划,我是个策划者,我是始作俑者。

       我渐渐的冷静下来,这个世界上每天出交通事故或者病死的人不知其数,我这样策划死掉的人,相比于其它非正常死亡的人来说,其比率微乎其微,根本算不上什么事情,再说,他们死后好象对社会也没有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再说,给了我这么高的薪酬,我也实在不好拒绝,虽说我不是很奢侈的人,平时也没有什么大的消费,那些钱也仍然趴在银行帐户上没有怎么动,我对金钱也不是很贪心,但是如此轻松就能够赚钱的事情,而且大大的满足了我对写推理小说的愿望,实在是再好不过的职业了,这一切让我开始迟疑,我不停的在客厅里踱来踱去,最后,我终于放弃,我接受了这个事实,现在的社会,死一个人就象踩死一只蚂蚁或者拍死一只苍蝇一样正常,没有人会怀疑什么,也没有人会在意。 

        我仍然依照平常习惯去经常去的小店吃早餐,吃完早餐就去图书馆看看,天气很晴朗,空气清新,万物正在苏醒,百花正在开放,一切照旧,世界没有什么不一样。

      这样波澜不惊的日子过了一个多月,我已能够正常的面对自己的职业,我仍然坚持去图书馆收集自己所需要的素材,为以后的创作做好充分的准备,只是现在内容多了一项,关于法律,我需要在警察检验现场、医生检查尸体方面怎么样做到更加完美无缺。所有的正常死亡和非正常死亡都要经过医生和护士、警察的那一关,要怎么样做使得这两个环节不出差错是我以后需要关注的重点,我必须更加小心的谨慎,为了我自己。

     回来的时候,在小区门口,我走向这一个多月一直停在小区门口的一辆黑色奥迪A6,敲了敲了车窗,窗打开了, 露出一个戴着墨镜,脸颊廋削的家伙,那个家伙看到我找他,一下子惊慌失措,只一会儿他就恢复了常态,他对我说:“你通过了测试。”

本文由万国彩票平台发布于明星图集,转载请注明出处:六恐怖的现实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